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史资料 > 文史资料
上海滩上文成“文武”两大家
时间:2015-04-21 字号:[ ]

    上世纪有两位文成籍大家,在称为“冒险家乐园”的上海滩上,用笔杆子和小拳头风云了七八十年,一位就是早已家喻户晓的报界宗师、中国泰斗级新闻大家赵超构,另一位是近年才浮出水面的太极名家、原武当太极拳社社长叶大密。两人一文一武,交相辉映,璀璨夺目,即使在军阀混战、北伐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文化大革命等动荡不安的年代里,面对错综复杂的社会环境、人际关系,仍能机智处置,游刃有余,彰显大家风范;并且把毕生精力奉献给自己热爱的国家、人民和事业,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成为上世纪十里洋场上著名的两大名家,为家乡人民争得了荣誉。

 

赵超构(图片由县文物馆提供)

 

文有新闻泰斗赵超构

 

赵超构(1910 —1992),笔名林放,文成龙川人。早年在温州艺文中学、瓯海公学和省立十中读书时,因参加反帝反封建的爱国学生运动而被迫退学。1929年东渡日本求学。1934年毕业于上海中国公学大学部政经系,即任南京《朝报》编辑,从此开始走上职业新闻记者的道路。1944年随中外记者团访问延安,发表10余万字的长篇通讯《延安一月》。抗战期间共写下各类时评3000余篇。19475月,上海《新民晚报》被国民党政府勒令停刊,罪名是破坏社会秩序,意图颠覆政府19487月,南京《新民报》又被当局永久停刊,当时作为总主笔的赵超构也被上了黑名单而避走香港。解放以后,一直到九十年代初(文革除外),他一直任《新民晚报》的主笔、主编、社长等职,为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文化大革命爆发以后,赵超构曾以漏网大右派的罪名,被抄了家,关入牛棚5年,参加喂猪、种菜、挑水改造。

赵超构一生著作甚丰,撰写评论和杂文总数近万篇,出版深受读者喜爱的《延安一月》《世象杂谈》《未晚谈》《林放杂文选》等文集。曾七次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先后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委、上海市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和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等职。

 

叶大密(图片由家属提供)

 

武有叶式太极宗师叶大密

 

叶大密(1888—1973),谱名叶兆麟,又名寿彭,字祖羲,号伯龄,晚年又自号柔克斋主紫华山人,文成公阳人。少年时进本地家族创办的私塾读书,青年时就读县城瑞安普通学堂,1907年夏,经亲戚介绍考入江北陆军学堂。宣统元年(19096月毕业于江北陆军学堂,民国初年在北洋新军任职,1924年任浙江第二十五军第二师第八团参谋长、省政府秘书。1926年,北伐战争开始后,奉省长夏超密令,前往上海以组建武当太极拳社名义,搜集军阀孙传芳情报。夏超起义失败后,他退出军政界。1933年,他与表兄严春堂合作创办艺华影业公司,自任创作部主任,掩护夏衍、田汉、阳翰笙等一批共产党人领导的中国左联作家,拍摄出《民族生存》《肉搏》《中国海的怒潮》《烈焰》等多部抗日宣传题材的影视片。 他曾从田兆麟、杨少候、杨澄甫学习杨式太极拳、剑、刀、杆子;向孙禄堂、孙存周父子学内家拳;拜剑仙李景林学习武当对剑,深得各家所长,武学造诣相当之高。曾创建、执掌武当太极拳社达25年之久,提倡全民健身,强国强种思想理念,采取开放、新式的教学方式传授技艺,培养出一大批太极人才。曾被聘为中央国术馆董事、多次国术比赛的评判。晚年,他改编杨式大、中、小太极拳架式,吸收八卦掌中的斜开掌转身法、武当对剑中的转臂捷用法等之精华招式,形成沉着松静、轻灵圆活、舒展大方、独具风格的叶家拳,被武学界称之为杨派叶式太极拳、以及杨派叶式太极推手太极剑太极刀等,为传承、弘扬中国武术文化作出了较大贡献,被世人称为一代杨派叶式太极宗师。他还将中国气功和印度婆罗门气功(瑜伽)相结合,指导患者利用气功导引治疗内科疾病,取得明显效果和医学临床实践经验,1943年,获得民国政府卫生署长刘宝善签发的中医证书,19629月,被上海中医文献研究馆聘任为馆员。著作有《柔克斋太极传心录》。

从上文介绍的个人简历中,我们可以读出他们两人有许多相同相似的地方。首先,两人在青少年时就追求知识,在后来的几次国内革命和抗日战争中,思想倾向进步潮流,坚持民族正义。叶大密虽然毕业于前清创办的江北陆军速成学堂,但早年却在民国北洋新军任职,北伐战争开始后又参加国民革命军北伐军反军阀,抗日战争时期,与田汉等共产党人频繁交往,拍摄宣传抗日题材影片。而赵超构学生时期就参加反帝反封建活动,抗日期间,身在国民党重庆政府报界阵营里,不顾明令禁止而发表《延安一月》。其次,文革期间,赵超构以漏网大右派被关进牛棚,而叶大密因资产阶级学术权威遭受牵连、打击。其三,赵超构一生用笔杆子揭露社会阴暗面,唤起民众的思想觉悟,弘扬社会公平正义的正能量,而叶大密用小拳头打出强国强种、全民健身的理念,把生平武学技艺传授于人、引导患者治疗疾病,提高全民身体素质。

 


张大千与叶大密等人合影(图片由家属提供)

 

文武两大家的关系

 

明清时期,五十二都(今文成龙川、中樟一带)和五十三都(今文成公阳、双桂一带)同属瑞安县嘉屿乡管辖,所以赵超构和叶大密无论是在生前还是去世以后都属同乡关系。他俩虽说同是文成县人,生前又是上海滩上轰轰烈烈的一号人物,但文成人只知道有赵超构,而知道叶大密的人却为数不多。至于两大家之间的私人关系如何,随着斯人的逝世,就更没有人知道了,包括两家的后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把赵叶两家联系起来并放在一起叙述,如果近年没有叶大密太极文化在文成的普及宣传,没有挖掘整理公阳文史这些机缘,都是不可能的。两位曾经在上海滩上并肩战斗过的大名家,也就不会重新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

2014年,我为搜集资料编撰《千年故乡公阳》一书,曾在《叶氏宗谱》中发现一条信息:叶应硕:名桂枝,号彦士,例贡生,生于同治丁卯(1867)年 三月初六日 ,卒于民国丁丑(1937)年 八月廿三日 ,配五十二都赵璧光公女,生于同治己巳(1869)年 四月廿二日 ,卒于民国丙戌(1946)年 八月廿三日 。因为叶应硕是太极名家叶大密的父亲,所以特别留意,当场就把宗谱里记载的内容拍了下来。后来曾多次向当地最年长的老人们打探过,但由于时间已过去100多年,叶、赵两家亲戚也早已断了来往,根本打探不出个所以然来。那时又一心专注在《千年故乡公阳》书上,无暇继续追查下去,只好暂且搁下。

今年编辑《太极名家叶大密》书(暂名),就不得不去面对这条重要信息了。之所以把它列为一条重要信息,是因为去年没有查出来的这条信息,今年又增添了新的分量,据参加练习太极拳的朋友谈起,叶大密之子叶绍东在文成传教叶式太极拳时曾说过与赵超构有亲戚的话。与赵超构有亲戚是一条激动人心、振奋精神的信息,但是不是与去年获取的信息为同一内容?心里没底。好在查阅《赵氏宗谱》以后很快就有了明确的结论,两则信息所指内容完全一致:赵家是叶大密的外婆家。

《赵氏宗谱》是这样记的:朝圭,号垣东,讳步圭,印璧光,诰封武德骑尉,即补训导,增广生,合族公举族长,生于道光庚子(1840)年 十月廿九日 ,卒于民国甲寅(1914)年 五月廿八日 。于光绪己丑(1889)年 十一月十八日 卯时,建小宗祠于龙川村尾,坐壬兼子,颜曰:锡类祠塾公之卓见过人远矣,六十(岁)七十(岁),族戚世寅咸制锦祝嘏,有寿序详。娶五十一都潭湖国学生陈振声公长女,诰封太宜人,生于道光丁酉(1837)年 七月廿四日 ,民国五(1916)年八旬大庆,族戚世寅赠以寿章。女一适五十三都例贡叶应硕。生三子廷儒、廷仪、廷侪

 

1944年赵超构参加中外记者访问延安时,受到毛泽东接见

 

查阅赵超构一房的相关族谱资料记载还发现,叶大密的外公,亦即赵超构的曾祖父赵朝圭。他曾在场屋发奋数十年,以增贡生身份参加科考不第,以皖南义赈,奖叙训导,先生曰:学者所以为人也,处乡里与处朝廷一耳,遂以训导就职。当时, 先生家富甲一方,拥有美田千亩,所以多兴义举。出资设桥梁鰥寡孤独办义塾,匾其名曰锡类祠塾,聘请名师执教,并亲自搜集前哲格言懿训百千条编为若干卷,以己意引申发明之作为教材之用。在他的儿孙中,文才武俊不乏其人,大儿子赵廷瑞(1858—1930),即赵超构的祖父,贡生,为瑞安县议员。二儿子赵廷仪(1864—1894),又名卫宸,字仲潘,1888年考取武举人。三儿子赵廷侪,为国子监生。孙辈中有八人拥有县郡生以上学历,其中赵钦安(1878—1948),即赵超构的父亲,名颂椒,又名任道,号标生,印准禀,贡生,及壮考入安庆武备学校,毕业后在北洋政府参谋总部任职,因不满北洋军阀政府统治而辞职回乡,在瑞安西门开赵同春山货行。山货行亏本后到云南督署军需科当科员,后调陆军军官学校当教官,不久升任首都警察局东区分局局长,民国廿九年(1940)以国民党少将参议军衔告老还乡。一生清廉,两袖清风。聘五十三都王步楷公女,未娶而卒;娶青邑八都(今西坑镇梧溪)富岩生公女,生子一,谱名赵沛构(超构);续娶裘氏。其他人员与本文无关略。看了赵氏家谱,再来看看叶氏家谱:

核对公阳《叶氏宗谱》,从25世祖开始到33世(叶大密)直系九代人的数据统计:担任过政府、军队文武官员的有6位:叶世簪,登仕郎(正九品);叶邦帜,修职郎(正八品);叶文可,诰封武德骑尉;叶昌贻(五品);叶昌隶,诰封武德骑尉;叶大密,曾任民国浙江第二十五军某团参谋长、夏超当省长时的省政府秘书。担任过一般政府职员的人员更多,限于篇幅未予列入。贡生学历的有7人,分别是叶邦帜、叶文上、叶文可、叶文合、叶昌楣、叶昌隶、叶应硕。太学生有4人,分别是叶成功、叶文石、叶文化、叶文试。举人有叶必壬、叶昌澄2人。妇女中,一位是雍正帝敕封的节孝寿母杨氏,另一位是光绪帝敕建贞节坊的陈氏节女。

古人论门第出身,尤其是男婚女嫁最讲究门当户对。赵、叶两家结为秦晋,也可以说是当时瑞安县嘉屿乡数一数二的两大家了。(文/沈学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